fbpx

东京:我住在胶囊酒店的一个星期 – 东京木场酒店

by Sanne
Kiba Hotel, Capsule hotel in Tokyo

应之前所答应的,这篇博文是更多有关我在东京木场酒店胶囊客房住宿时的资讯。我一直都想尝试住在一间胶囊酒店,但每一次我差不多要预定酒店的时候,就会临时改变主意,认为客房会太小,太不方便,还有太奇怪。

而其实这一次则是因为这间胶囊酒店几乎是我唯一的选择了,如果我想住在离东京市区不太远的地方而又不必把我整个旅程的预算都投入住宿方面的话。

我当时找不到实惠的住宿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在樱花季节刚过的时候抵达日本。樱花季节也许是一年里拜访东京(或日本任何一个地方)最受欢迎的时候,而虽然樱花季节已经过了,但大部分的酒店还是客满,而且非常昂贵。

胶囊酒店原本主要是给错过了最后一班火车回到郊区的家去,或者是工作到太晚了,索性就在城市里过一晚的上班族。大部分的胶囊酒店都设在地铁站附近,也只限制给男性客人而已。但由于许多旅客对这些胶囊酒店感到好奇,在近几年里,有一些酒店已经开始接受女性客人,而通常他们都会有一层楼是专属女性客人的。

木场酒店有些不寻常,因为它没有女性专属的楼层,但洗澡间和厕所是有分男女间的,而女性的洗澡间在第3楼。在接待处,工作人员交了一支钥匙给我,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胶囊房间的钥匙,但原来它是存放柜的钥匙。那里的胶囊并没有门,只有窗帘,而他们也鼓励客人把所有的行李存放在位于第一楼的存放柜里。

接待处的工作人员都很好,也很专业。他们会帮我打电话到餐馆预定座位,也记得我的胶囊号码,以致我在那里住的最后几天都不需要问他们拿钥匙。当我在东京逛了一整天后,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踏入接待处,他们已经准备好我的钥匙,睡衣和一条干净的毛巾接待我了。

这里的胶囊比我预期中的还要大很多,还有足够的空间让我坐直身子而头顶上还有空间。在胶囊里头有一个电源插座、一台电视机和一台收音机,而且还有免费Wifi,但我都在用自己的移动数据(我在机场里买了一张日本的SIM卡),所以我不知道这里的网速有多快。

虽然他们设的窗帘让你保有隐私,但我还是会希望能有一道门,虽然这样感觉会有点太狭窄而封闭,但因为他们的窗帘并不能隔离由周围其他客人所发出的声音。

那时候有一个人常常把自己的闹钟调到早上7点,但却起不了身。所以他就会一直按下稍后提醒至少10次,因而也吵醒了所有人。还有另一位胶囊邻居鼻鼾声很响,幸好她只是住了一晚。

我在木场酒店住了6晚,比平常的房客多几天。通常胶囊酒店只是一种紧急住宿,比如当你错过了最后一班火车,而就算是其他的旅客在木场酒店的住宿也都很短暂。

我的胶囊一晚的价格只需JPY 3500,相较于大部分的旅馆算是比较便宜的,而我个人觉得,比起宿舍床,我还是会选择胶囊。但如果你是想要找到新的好朋友或纯粹想找人聊聊天,那胶囊酒店也许不适合你。

虽然东京木场酒店有个客厅可以让你在那里消磨时间,但大部分人都不会到那里去,他们通常都窝在自己的胶囊里。就算是周末,那里的客厅也没有进入派对模式。这对我来说刚刚好,但我有留意到几位孤单、20来岁的年轻人望进来,想看看有没有思想一致的人在。

东京是个很热闹的城市,我从早到晚都在外头,所以对我来说住在胶囊酒店再合适不过了。东京木场酒店距离木场地铁站只有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地铁列车有经过酒店上方),因此每天早上,我都搭乘地铁,然后在4个站后,连接着东京站的大手町站下车,从这里我就可以到任何地方去。这次在东京木场酒店的住宿是个又好玩又很特别的经验,而我也不再会犹豫住胶囊酒店了。

You may also like

 

©Mitzie Mee IVS 2011-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