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新加坡:在Long Bar喝着新加坡司令(Singapore Sling)

by Sanne
Singapore Sling at Long Bar, Raffles Hotel, Singapore

在我开始喜欢喝贝里尼(Bellini)之前,新加坡司令曾是我最爱喝的鸡尾酒,所以我人在新加坡的时候,理所当然的要到莱佛斯酒店(Raffles Hotel)的Long Bar来拜访一下啦。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让我告诉你,Long Bar就是调酒师Ngiam Tong Boon发明世界上第一杯新加坡司令的地方。那是1915年的事情了,所以今年,这饮料将庆祝它的第100周年了。某一晚的晚餐过后,我走到了离我酒店几栋楼距离的莱佛斯酒店。我到的时候时间还早,所以就马上有位置坐了。 “新加坡司令?”调酒师问道,我点了点头。我听说他们有时候会一大批一大批地提早调好新加坡司令,所以当我看到我的酒是当场做的就很开心。虽然价格是SGD36.50,但那还是预料之中的。

新加坡是个很干净的国家,乱丢垃圾是被严禁的。你也不能带口香糖入境,所以当我在我的包里找到一片已经半溶了的口香糖时,我差点慌了。有一度,我还想过要把它冲进厕所的马桶里。然而,我也不想把它流到海里或别的它不该在的地方去,所以我就偷偷地把它又运回迪拜来了。关于乱丢垃圾,新加坡里有一个地方,一种受控制的乱丢垃圾是被允许的,那就是在Long Bar。

他们有一大包一大包免费的花生排在吧台上。把花生吃了之后,你可以把壳扔在地上,感受一下当个大坏蛋的感觉。我也把一些花生壳扔在地上了,但感觉有点尴尬,所以最后 还是专心喝酒就好了。我这些年来喝过了很多非常好以及非常差的新加坡司令。Long Bar这里的肯定是属于“非常好”这一组的。新鲜的凤梨汁衬托出了樱桃白兰地的味道,使得酒很甜很美味。

You may also like